2018年05月20日   星期日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首页 >> 科研之窗 >> 课题简介

新疆少数民族地区单一民族聚居村和“民汉杂居村”社会发展对比研究

课题简介

 

    《新疆少数民族地区单一民族聚居村和民汉杂居村社会发展对比研究课题》,是2009年6月批准立项的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09xjsh015),课题立项后,得到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自治区党校校长韩勇同志,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范崇明,自治区党委副秘书长、农村工作办公室主任戴宁祥,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党校常务副校长、新疆行政学院院长牟振江同志及自治区党委基层办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同时也得到了自治区知名专家杨发仁、朿迪生、杨引官、沈君立教授们的具体指导和帮助,成立了由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范崇明为组长,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党校常务副校长、新疆行政学院院长牟振江同志为顾问组组长的课题领导机构,吸纳了自治区党校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哈克木,副主任、副教授李艳,行政学教研部副主任、副教授依力哈木.木塔力甫,民理教研部副主任、副教授艾尔西丁.阿木都拉、讲师李丽萍,党史党建教研部副主任副教授热合曼.克比尔,法学教研部副教授陆海岩,文化学教研部副教授姚卫坤、讲师布瓦吉尔.麦麦提等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藏族等四个民族的骨干教师,及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基层办助理调研员崔建中参加了课题调查和案例研究报告的撰写。课题前期成果分别发表在中国马克思主义基金会主办的《理论视野》、《实事求是》、《新疆师范大学学报》等国家及自治区级核心刊物上,一篇入选中国人学学会第十三届理论研讨会,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课题预期成果现已完成。本课题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研究总报告概要;第二部分为总报告;第三部分为案例。字数约24万字。
    本课题针对目前新疆农村普遍存在单一少数民族聚居村和民汉合居村之间在经济社会文化发展上的不平衡,与这种不平衡相伴的是历史上自然形成的、少数的“民汉合居”村“插花”在绝大多数单一少数民族聚居村之间的村级社区格局。在这种村级社区格局下,村与村之间,少数民族农民与汉族农民之间事实上存在的隔阂与封闭,限制了民汉农民之间相互了解、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的机会,影响了少数民族农民的脱贫致富,不利于单一少数民族聚居村的发展;也不利于少数民族农民与汉族农民之间从心理上消除民族隔阂、融洽民族感情。与此相对应的是,在“民汉合居”村里,少数民族农民和汉族农民的收入差距并不很大,相互间的民族感情、和谐默契程度、相互理解程度也比单一少数民族聚居村的状况好,在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发展上试图通过对新疆少数民族地区单一民族聚居村和“民汉杂居村”发展状况对比的调查,论证目前新疆农村村级社区格局中的单一民族聚居村现象对于深化农村改革、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构建和谐新疆、巩固新疆农村社会稳定局面的不适应性,探索在新疆农村逐步实现由单一民族聚居村向“民汉杂居村”过渡的可能性,以期在新疆农村形成更加有利于各民族农民相互接触、相互了解、相互尊重、互相帮助的社区环境,促进各民族间的情感融合、心理融合、文化融合与发展融合,提高少数民族农民生产生活水平,在基层社区夯实稳定新疆、和谐新疆、发展新疆的牢固基础。
    新疆少数民族地区单一民族聚居村与“民汉杂居”村社会发展对比研究课题,对新疆 7个地州8个调研点23个村的6个不同民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蒙古族、柯尔克孜族)的单一村和与其相邻的杂居村,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新疆少数民族地区单一少数民族聚居村与“民汉杂居”村发展状况对比研究课题组一行人,前往巴州、阿克苏、喀什、吐鲁番、昌吉、博州等6个地州的8个乡镇的23个村进行了为期近一个多月的调查研究。调研组按照课题内容要求,在每个调查点选择老中青三个不同年龄段的农民共30名,召开了村干部与村民座谈会,同时在每个调查点发放30份村民和5份村干部调查问卷,并随机入户进行访谈。为了排除因环境因素造成的差距,在选择调查点时,专门选择了在同一地区、同一环境、没有任何特殊性相邻的单一民族村和杂居村进行了调研。
    课题调研报告从分析新疆人口资源生态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的关系入手,深入细致的阐明了新疆的生态环境现状,存在的主要问题、新疆脆弱生态区、新疆的资源状况及人口民族的分布;探讨了新疆人口分布与生态环境的关系,分析了单一民族聚居村与民汉杂居村的分布现状及其特点,提出了越是汉族人口比例较高的地区,其经济发展总量越高。因历史的原因形成的南疆主要以维吾尔族为主,北疆以汉族为主的单一民族过度聚居现象,无形中形成了民族之间维吾尔族与汉族之间发展差距的不断拉大,区域之间造成了南疆与北疆地区的发展差距的不断拉大现象,这种民族分布不均衡、民族过度聚居的客观现象,成为了影响新疆发展稳定的不利环境因素;在单一民族村和民汉杂居村的生产条件和经济状况对比中、通过对单一民族村和民汉杂居村经济发展、收入与结构、农业生产技术水平、非农业发展的对比,富余劳动力转移状况的对比分析中,从经济层面上总结出,“民汉杂居”对于改善农村生产条件及发展农村经济具有现实优越性,单一民族聚居向“民汉杂居”过度具有现实合理性。从政策制定及实施的层面,探索单一民族聚居向“民汉杂居”过度具有重大现实意义;从单一民族聚居村与民汉杂居村文化建设状况对比中,通过对单一民族聚居村与民汉杂居村生产技术掌握及培训、各民族间的互相交往、了解和掌握国家政策、文化生活的相互融合、村民综合素质等方面的对比分析,得出在新疆这样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多语言、多习俗、多文化的地区,各民族杂居村更加有利于各民族的文化进步发展,更加有利于经济社会的共同发展、民族的融合和各民族之间互通语言、互相交流、共同进步;从单一民族聚居村与民汉杂居村政治建设状况对比中、得出杂居村在发挥基层党组织作用、开展群众工作、发挥党员积极性、发扬民主方面更具凝聚力、更具感召力和号召力。在对单一民族聚居村与民汉杂居村宗教事务管理状况的对比分析研究中,总结出杂居村与单一民族村在宗教观念、宗教意识方面存在一定的差距,相比之下杂居村对宗教的认识较全面、对教义教规的理解较清楚,包容性更强,思想更加开放,宗教的世俗化程度更高,宗教氛围相对弱一些,宗教事务的管理更加规范;对单一民族聚居村与民汉杂居村发展差距拉大的原因的透析中得出:在新疆单一民族过度聚居对民族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影响,是民汉差距拉大的原因之一。提出了推进各民族杂居是缩小民汉差距,增进各民族感情、促进各民族共同发展、夯实新疆稳定的有效渠道;提出了要积极采取有效措施,预防和阻碍民族居住形式单一化、建立新型的农村居住格局,使农村居住形式社区化,民族比例合理化,解决单一民族过分聚居,在“三化”进程中、在现代化农业发展中同步推进民族间的杂居,促进民族团结,在民族过分单一地区,通过引进高校和人才,逐步实现民族间相互杂居的基本思路。
    课题以8个案例调查反映的数据为基础,主题鲜明,结构清晰,针对性强,全面细致的对单一民族进行客观具体的对比分析,富有说服力的阐明了民汉杂居村的社会发展总体水平,民族团结、社会稳定程度、民族心理包容程度都胜于单一民族村的客观事实。科学论证了新疆农村逐步实现由单一民族聚居向“民汉杂居”过度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课题论证充分、结论正确、具有应用性、操作性和实践性,不仅有利于各民族的共同发展、而且有利于各民族的和谐进步,有利于推进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发展,使民族团结从理论走向了实践。这一调研报告及其政策建议,值得自治区有关部门参考和重视。

阅读次数:2868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Email:dxwlzx2125@163.com    电话:0991-2658273
建议用IE8.0或高版本浏览器打开本网站
主办:自治区党委党校  新疆行政学院    地址:乌鲁木齐市西后街55号    邮编:830002